所在位置:首页 > 推荐资讯列表 > 正文
农家乐
热门乡村游
乡土特产
吉林:让金融活水流入田间地头
2016-06-03 09:03:14    来源:新华社长春

  创新金融产品、建设信用体系、铺设服务网络、防控金融风险……近年来,吉林参与了全国农村信用社改革、农村新型金融机构和农业保险首批试点改革,探索让金融活水畅流田间地头,破解农业生产贷款难,规模化经营融资难。

  创新产品:农民贷款不再是梦龙井市老头沟镇应岩村村民李仁山是种粮大户,一年收入五六十万元。

  “全靠土地收益保证贷款,才能有今天的规模。”李仁山说。土地收益保证贷款是吉林省农村金融改革创新的举措之一,各县区成立物权融资公司,将土地经营权统一抵押,以土地未来预期收益作保证,帮助农民向金融机构争取资金支持。

  李仁山每年都能顺利贷款100多万元。靠这笔贷款,他承包的土地从30公顷变为60多公顷,还盖起烘干塔和粮仓,统购统销周边村屯粮食,成了村民信任的粮食中转集散地。“计划再引进几台大型设备,进一步提高加工能力。”李仁山说。

  “家财万贯、带毛不算”,畜牧业贷款也曾让许多养殖户头疼不已。工商银行白城分行与吉林雏鹰农牧有限责任公司合作的“雏鹰贷”产品解决了这一难题。“用猪舍等资产抵押,农户保证金和公司自有资金一起构成资金池,既能让银行放心,又能先行代偿。”公司经理刘建甫说,“农民年收入能有七八万元。”

  吉林省金融办统计显示,截至今年2月,全省已有43个县(市、区)成立物权融资公司,共发放贷款近4万笔,金额18亿元。

  体系创新:搭建农村金融服务平台通榆县农林村纯富商店店主于雪梅去年底从农信社获得10万元贷款,商店升级为村子的网购集散中心,联网电脑配上大屏幕,村民点点鼠标,就能买到心仪商品,商店每月能多收入2000多元。“完善的信用体系下,贷款人的口碑成为重要放款条件,不再‘唯抵押物是瞻’。”通榆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主任安明石说。

  “产品创新基础上,将信用、服务、网络等环节有机结合,形成完善生态圈,是农村金融发展的最终目标。”吉林农村金融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祝国平说。

  在梨树县的大小村屯,取款、缴费、养老金领取等业务都能“信手拈来”。“几分钟就能拿钱,不用往县城跑。”82岁的村民张春生说。许多村民受益于此,去年,梨树农村信用联社的村级代办点业务量达40多万笔,比2012年增长近20倍,流水近40亿元。

  “这只是一盘大棋里的一小步。”在梨树农信社电子银行部经理李丹看来,代办点和村民互信增强,农民金融意识也随之提升。基于移动互联网的惠农手机客户端也在吉林逐步普及。在磐石市,一款名为“农民钱包”的智能手机软件颇受欢迎,平台集纳了补贴信息、农副产品价格、电商金融等服务。吉林省商务厅副厅长孟庆宇表示,未来还将逐步引入“蚂蚁小贷”“京农贷”等针对农村的金融产品,构建完善生态链条。

  任重道远:力争5年走出农村金融发展新路

  产品逐渐丰富、体系渐成规模、农户尝到甜头……吉林的农村金融改革成果逐步显现,但一些顽疾依然待解。“总体来说,农村地区金融发展较为薄弱,机构少、产品单一,信用数据相对匮乏、村屯‘最后一公里’问题突出。”吉林省金融办主任胡斌说。

  比如,一些适宜发展棚膜经济的地区,由于土地有限,贷款额度低,需求无法满足;不少农民对抵押作假、贷款拖欠等行为习以为常;信用体系互不认可、重复评定的现象时有发生,信息共享也存在障碍。

  在许多专家看来,农民贷款难这“一根针”背后,是农村金融体系建设的“千根线”。农村金融改革是一项长期工程,必须分区域、分步骤、分层次持续推进。

  吉林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探索出一条操作性强、复制性广的农村金融发展之路。

  为此,吉林省设立完善涉农金融组织体系、培育农村金融产品业务体系、加快农村金融基础服务建设、健全农村金融风险分担和补偿机制等九大任务,未来将用“一揽子”手段为农村金融“开疆拓土”。